翁崇益

鼻咽癌
百分之十的奇蹟勇士


在四十三歲生日前一個月,因為耳朵一直發炎積水,告知醫生病情已經很久沒有改善,醫生覺得不對勁,便進一步做更仔細的檢查,才在鼻腔深處看到一點點瘜肉,經過一系列檢查後,在生日當天看報告,已經遠端轉移到脊隨確診為鼻咽癌四期C,也就是末期中的末期。

癌細胞轉移,百分之十的存活率

「醫生,這個期數會怎麼樣?」

「一般來說,兩年的存活率不到百分之十。」

當時正值青壯年,正是衝刺事業的最佳時期,當我得知罹癌的消息時,沮喪了幾天,跟同齡人相比,我的身體狀況一直保持得很好,為何只有我得癌症?然而,這樣的念頭也僅僅是稍縱即逝,從小獨立長大的過程讓我學會轉念,人都有負面的時候,不需要逃避,於是接受沮喪的情緒,也很快調整好心態,心想著:「我還那麼年輕,很多比我年長的大哥大姊都抗癌成功了,我當然也沒問題。」

很多人只會看見百分之九十的死亡機率,但我看到的是還有百分之十的存活率!

用比較樂觀的角度去看待生活,緩和心情,安慰自己,不要一直沉浸在還能活多久的思考中,學會去接受它、面對它,一定會有不同的人生!。

暫停手上的工作,完全配合治療,經過六次的住院化療,以及三十七次放射線治療後,再做二十四次化療,經歷了快一年的治療,準備回到職場上班,努力回歸正常生活,卻又檢查出癌細胞已經轉移到肝臟,做了放射線治療後,癌細胞又轉移到淋巴還有肺。

為了能夠陪伴家人更長的時間,不管是多麼痛苦的療程,也都硬著頭皮面對,在辛苦治療後,得知癌細胞不僅沒有被消滅,還從鼻腔到脊椎,再轉移到肝、淋巴、腹腔,對於這個結果讓人有些失落,但依舊配合醫生治療,沒想到半年後又轉移到肺部,連醫生都不知道該如何安慰我了。

「這下存活率可能連百分之一都不到了。」醫生雖然還沒有宣判我死刑,卻也告知我機會不高,

「我都已經那麼配合跟努力了,癌細胞為什麼還是不停轉移?」頓時覺得有些受挫,我選擇接受但不選擇認命,只給自己短短的時間難過。

接著告訴自己:「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痊癒機率,我也可以創造那百分之一的奇蹟!只要老天爺還沒判我死刑,只要這場生命的官司還沒有三審定讞,我都會用盡全力跟它上訴到底。」

把癌症當感冒,守候家人無聲的愛

「能說說你怎麼看待癌症的嗎?」一位記者發問。

「就當作感冒啊!」

「但你是癌症末期耶?」發問者通常都會很訝異。

「那就當作是重感冒啊!」我笑著說。

也許是小時候的環境養成獨立的性格,認為人生只有生與死是大事,其他事情在這兩者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。所以當我把癌症看成只是個小感冒時,這件事就變得沒有那麼嚴重了,只要吃藥、喝水、多休息就會好,若你硬要把它無限放大,就算真的只是小病也會變成重病。

我不希望讓家人感覺家裡有個病人,得要小心翼翼照顧我的情緒,造成他們的壓力;所以治療期間,除了日常的叮嚀外,很少有關於我生病的話題,一如往常地生活,甚至回到職場繼續工作,彷彿我的身體裡沒有癌細胞的存在。

我與老婆之間沒有太多肉麻的言詞及口頭的關心話語,並不是她不在乎我,而是另一種的心靈守候。有時候感動不一定要說出口,無聲的愛是另一股巨大力量。

老天爺給的任務,老天爺給的禮物

三年前醫生判斷存活率不高,我依舊沒有放棄任何希望,每天運動,補充營養,讓自己過得很開心,在臉書寫的一篇文章:「雖然生病了,但我一定會成功回來的!」意外得到很多人的關注與祝福,透過大家的分享,因緣際會獲得了一些演講、受採訪的機會,甚至也出了書。

一年、兩年過去了,距離罹癌已經滿四年了,不但超過醫生說的兩年存活率,回到醫院複檢的時候,醫生驚喜地恭喜:「鼻腔、肝、脊椎、肺部的腫瘤已經完全消失,現在只剩下淋巴,而淋巴的腫瘤沒有變大的跡象。」

這段時間,我把罹癌當成是老天爺給我的一個任務,同時也是一份禮物。

老天爺希望我從這個過程體會生命的智慧,然後幫助更多人,所以我到處演講、分享、鼓勵一些身體或心理生病,或是遇到工作壓力與挫折的年輕人。

演講的時候,台下原本迷茫的眼神,過程中眼中開始充滿光亮及希望,一路到結束後的擁抱,我知道這場分享也許能讓某些生命因此變得更美好,這些能量同時幫我消滅更多壞細胞,所以我把每次的演講都當作是治療的一部份,那是一種真實無副作用的自然療法。

因為心態上的改變,我的世界也跟著轉變了,變得更加精采、更有活力,現在的我不但更珍惜身體、珍惜每一天、珍惜身邊的家人,同時也活出不一樣的自己,我想這是老天爺給的生日禮物。